南华真经,南华真经:逍遥游一

鵬之背,不知其幾千里也;怒而飛,其翼若垂天之雲。是鳥也,海運則將徙於南冥。南冥者,天池也。

这个大鹏鸟的背有多大?不知其几千里也。比本来是鱼的时候还厉害,鸟背就有几千里,还没有算两个翅膀。那两个翅膀一张开啊!像天上的云一样,把天的两边都盖住了。

这么大的鸟怎么飞呢?

怒而飞。怒是形容词,就像尽力的努一样,性命积蓄充斥到了临界点,它腾飞了。

海运将徙于南冥”。身上的气脉,由海底动员了,要升华到达头顶很难,必需要有个东西辅助,等自己气脉修成绩了,就有这个辅助的东西了。海运就是这个辅助的东西。海运就是如广阔大海般的蓄势。

南冥者,天池也。南冥是在头顶上,人心与虚空衔接处,叫做天池。

郭象注庄子非冥海不足以運其身,非九萬里不足以負其翼。此豈好奇哉?直以大物必自生於大處,大處亦必自生此大物,理固自然,不患其失,又何處心於其間哉。

大的地方才干生养、才干容纳大的事物。不能期望家里的水桶能行驶万吨轮船。

人要脱离形骸约束,这是大事。须要久长修身、养气,才干蓄势完毕,气脉才干升华达到南冥天池。

所以修身养气做工夫,不能焦急,不能心焦,须要终年累月的慢慢积聚。

注:这是本人的读书笔记。丑话放前头,说错不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