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人类的第一种饥饿就是无知。”——雨果《悲惨世界》小时候我写东西,不管是作文还是随笔,都非得引用上几句名人名言,这才显得高大上。长大后慢慢发明,不得当的生硬引用,还不如用自"> “人类的第一种饥饿就是无知。”——雨果《悲惨世界》小时候我写东西,不管是作文还是随笔,都非得引用上几句名人名言,这才显得高大上。长大后慢慢发明,不得当的生硬引用,还不如用自" />
">

“人类的第一种饥饿就是无知。”——雨果《悲惨世界》

小时候我写东西,不管是作文还是随笔,都非得引用上几句名人名言,这才显得高大上。长大后慢慢发明,不得当的生硬引用,还不如用自己的话平平实实的去说,表达自己想要的。到了知乎以后,我发明“文学”方面点赞最多的还是“令人难以忘记的句子””令人激动得想落泪的句子””令人感到多少辈子都追不上的句子。“

我也看,不但看,而且抄。我并不感到这种标题没有意义,也不是感到这种分享可笑。究竟看到了其他人读过的而我没有读过的一些书,有感想的一些感悟,这都是好的。我有个网友,也爱好攒这些。比我的多得多。他用来摘抄句子的本子,数量是我的N倍,而他读过的书数量,是我的零头。

我抄一句话,我有共识,然后我滚去看这个作者的这部作品,如果感到很有辅助的话,可能把这个作者的所有作品都看一遍,当然,一般这种时候就要入实体书了,网上找着费劲而且翻译版本记载版本可能有错字,排版有漏页,很不爽。我很少去问别人”我读了XXXX也没感到有多好,为什么这么多人把XX捧那么高?“也很少去问别人:”XXX到底讲得什么?“

我不是没有求知欲,也不是因为想装B,事实上,我那个网友最爱好问的就是这种问题。理由不是因为他读完这整本书有这个怀疑,而是一般就看了两三页,没搞明白为啥这么写,什么背景下写,文章构造什么样,这个作者生平是什么样的….什么都没弄清,就是读了一点点,发明这人小说的程度也就是整本书不过出”两三句语录”,感到挥霍了自己的时光,还不如直接去抄语录。

那阵我们还都用度娘知道,而他,并不在意答案里面那些苦口婆心劝他“你应当再去读读他的XXX,我感到这对你全面懂得XX的创作心理有辅助。”“各花入各眼,有可能是这个作者没有戳到您的痛点吧,也可能是因为您的经历不够。”他不在意,一般就是问完了选个看这顺眼的答案,一般这答案都是“我也没感到有多好,题主你不是一个人。”

这人的行动模式和我大相径庭,但我对于他为什么会只在意语录不在意作品本身也是好奇的,也是想去懂得的。一个人这么做,可能有他的道理。一群人这么做,这事多半有它的道理。所以我就滚去问他。“你就没想过抄完了语录看下那个人的作品吗?”

“我看了啊。”“哦?”“看了看基础能抄的都被那些人抄了,我再看也挑不出更好的句子了,还是直接抄来得快。”“不是….难道你看书就是为了抄句子?”“当然不是了,我是为了让别人感到我读了很多书啊。”“但是你并没有读了很多书啊。”“这事谁知道呢?你说,不认识咱俩的人是感到你读得多呢,还是我读得多呢?”

“……不明白。”“是我。你读了那么多书并没有什么卵用。你知道吗?大部分人,其实看一本书,一个人的书,最后往往就记得一句话,几句话,你和他们说别的,他们也不懂。这句话具体啥意思他们也不想懂,你在挥霍时光。你说了一车话,你看看评论区,大部分都是反复那些语录的,或者用其他作者的语录伪装和你找共识的,再不就是压根儿听不懂你说什么的。”

“哦,可我要写东西啊,他们懂不懂我不知道,我得懂了才干好好用这些句子啊,我得懂了才干创作出自己的作品而不是纯抄啊?”“那你和我扯J8蛋啊,你要写东西,我又不要写东西。再说了,你看看现在的原创文学区,哪个不是把某个大神的文章扒了内容留下框架改吧改吧就上的啊,哪个不是重塑一下“某名著”就成原创啊,那种比你瞎J8写火多了。”

“可我…并没有J8蛋啊。”我缄默了好久,半天才打出这么一行字来。 “我管你有没有。这世界上人只认NB的人,自己不NB,写不出和人家一样NB的文来,还不如抄。没人有那个耐性去领会你的精力世界,除非你有天也NB了,到那时候,你随意一句啥都有人跪舔。”

“哦….谢啦,我大致清楚怎么回事了。延误你时光了。作为报酬我把目前攒的语录都给你吧,虽然也不多。”“别BB了快发过来。”“好哒XD。”我传了,我下线了。依旧去找我的实体书看,多半是因为,我潜意识里不想人云亦云罢了,我从小积聚的 “中二”大约以这种“至少看过揣摩过才评论”的”不随大流儿“的方法爆发了。

什么东西好与不好因人而异,而不是因别人说法而异。什么名句激动不激动自己,什么文风自己看着舒畅不舒畅,也是因人而异,不是因别人而异。我有我的固执,有个基友曾经说过“你真是长期彷徨在很有才和很有病之间。”大概是吧?有”捷径”不走的人不是有才的就是有病的,具体哪种,谁知道呢?

(The End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