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盼望你过得好,但不要比我好。”曾在网上看过一篇10W+的爆文,题目为“朋友圈负能量:只要你过得没我好”,瞬间引发无数人的共识。里面有一段话既腹黑又写实——生疏人之间容易"> “我盼望你过得好,但不要比我好。”曾在网上看过一篇10W+的爆文,题目为“朋友圈负能量:只要你过得没我好”,瞬间引发无数人的共识。里面有一段话既腹黑又写实——生疏人之间容易" />

卖了能量,你的负能量,出卖了你的攀比心

">

“我盼望你过得好,但不要比我好。”

曾在网上看过一篇10W+的爆文,题目为“朋友圈负能量:只要你过得没我好”,瞬间引发无数人的共识。

里面有一段话既腹黑又写实——生疏人之间容易发生夸奖,而熟人之间,最容易发生的是嫉妒。

从另一个角度解读这句话,个人以为,现代人衍生的很多负能量问题,大多数都源于自我与他人的某种攀比心理。

01

弗洛尹德曾提出自我与本我的概念,本我是与生俱来的本性,而自我是用来辅助我们处置现实问题的意识。

对于一个攀比心较为茂盛的人而言,熟人就像一个无处不在的设想敌,甚至成为自己的生涯参照标本。

每每当他发明自己身边哪个熟人朋友过得很胜利,这无疑就像一个个沉甸甸的石头重重地压在他的心头,此刻会更加放大自身缺失的那一部分。

一旦过于关注的焦点在于“没有”,而不是“拥有”,越是注意自己没有的,却又无法马上得到,就会感到越糟糕。感到越是糟糕,就越容易陷入一种恶性的思维循环。

自我与本我意识就会开端失衡,不自觉地将自己摆在loser的地位,把所有的精神都安排在这些看似“不可得”的事情上,接踵而来的就是一系列的挫败感丛生。

02

我身边有一个朋友C小姐,她最近向我大吐苦水,说经常夜不能寐,精力压力很大,全部人都非常消极,做什么事也提不起兴致。直到我跟她会晤,有点讶于她厚厚眼镜片底下的黑眼圈,还有全部人都流露出一股粉饰不住的疲乏与繁重感。

她推了推滑落鼻梁的眼镜,强打精力地说道:“我很累,我每一天都过得很累,感到现在自己做什么都很失败。”本来早几年的刚毕业的时候,她还是过得挺开心的。

随着时光的推移,她发明身边好多同学好友都过得风生水起,有滋有味的。各种朋友圈秀旅游,秀工资条,秀加薪.....反观自己,是那么的失败,在一线城市领着三四线城市生涯程度的工资,一个人在外挣扎打拼,事业平庸毫无起色。

再后来,办公室里的同事也形成了一个隐形的攀比圈,比谁用的名牌多,比谁用的东西贵,比谁的男朋友体贴。

后来,她一度发生自我价值的猜忌,负能量爆棚,她笑嘲自己成了一个深闺怨妇。

那段时光她重复地拷问自己,为什么别人都胜利了,就自己这么差劲失败?是不是就此生涯灰暗永无出头之日了?

我问她,你这样感到不累吗?

她说她折腾不下去了,积存的负能量让她的生涯喘不过气来,每天都活得很压制。

03

纵观我们的成长过程,一路走来,有个高频词一直不绝于耳——“别人家”。别人家的孩子,别人家的父母,别人家的男/女朋友......总之这个“别人家”显得颇为吊诡,它好像一把无处不在的标尺,作为丈量我们自身的价值的一个准则。但事实真是如此吗?

出于攀比心,事事比拟,处处比拟,过度放大他人的胜利,换来的不是美妙的向往,而是惶惶不得终日的负能量情感。

长期深陷攀比心理,也极易变成一种锱铢必较的得失心,最显而易见的就是让自身的幸福感大打折扣,依据情感的马太效应,你越是消极悲观,那么就越容易吸引你所担心的事情的到来。

张国荣曾说过一句话,甚是爱好。他说,人最主要的是理解观赏造物主给你的一切,即使是一些很平常的人与事。

生涯是自己的,没必要”比“给别人看。无论过得好与坏,好好经营自己的生涯,都应当只为自己不为他人,只因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生涯的主导者,而不是他人生涯的附庸者。

作者:yurine, 坐标广州,进可卖萌,退可高冷。文能提笔写文案,武能下厨作羹汤。一个用文字搞事情的女子。